听闻雀啄将原先那些反对者都驱逐之后,叶天这才发觉事情似乎有些难以控制。

天山峰原本就因为他先前的大开杀戒损耗了不少的元气,而如今又因为雀啄,将不少的长老给赶了出去。

如此一来,虽然表面上天山峰因为将地盘内的所有小门派给纳入了势力范围,所以实力有所增加,可实际上却因为这两次变故损耗了不少核心管理者,这才是最重大的损失。

也不是随便接纳几个小门派就可以填补。

并且若是事后不能将那些长老找回,恐怕光培养那些能够当大任的长老就要不少的时间。

雀啄此举,实在是荒唐之极。

“你们现在的掌门如今在何处?”

叶天不想继续听眼前的弟子说明,他想要直接找到雀啄问清楚。

“掌门……如今应当正在宫殿之中。”

那弟子唯唯诺诺道。

叶天倒是懒得同他一般见识。

直接甩袖离去,青诀冲云剑冲天御行。

小酒窝美女的夏日游玩图片清纯可人

这天山峰的小世界里,许久未曾见过此剑所化虹光。

哪怕这一路上的风景变幻许多,可是当叶天到达雀啄的宫殿面前。

眼前的建筑却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天山峰的小世界之上没有了圆月,只有依稀可见的星辰,所以整个世界的基调陷入了昏暗。

唯一鲜明些许的色彩也只有那稀疏的竹林。

叶天御剑而来,在雀啄的宫殿面前时却放缓了脚步。

未曾探清楚对方是何情况,以叶天谨慎的性子,不会轻举妄动。

可当他靠近宫殿,想要探查一番时,眼前宫殿大门忽而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名女子,正是雀啄。

“叶长老为何如此神色匆匆赶来我这里?消失那么长一段时间也不通报一声,岂不失礼?”

那雀啄一见叶天,笑吟吟说道,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“当初掌门与红莺失踪许久,在下心中焦急,不得不去找寻,中途又出现了些许意外,所以耽搁了时间,这才晚归,倘若方才见一弟子,听说门内出来不得了的大事……”

叶天试探性地看向雀啄,手中的青诀冲云剑缓缓抽出半分。

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门中的些许老顽固受不了我的变新,一个个吵着要告老还乡,于是就随了他们的愿,也让他们早点回去含饴弄孙。”

雀啄缓缓地说着,脸上的微笑没变,似乎在说些许寻常之事。

“掌门可知晓那些长老是天山峰如今的中流砥柱?你如此随意将他们驱逐,会带来如何恶劣的后果?”

叶天皱眉,哪怕他加入天山峰不过是逢场作戏,但是见雀啄如今如此随意糟践宗门底蕴,也让他心中实在有些难平。

就先前在阵法的内部空间内见过天山峰祖师,也曾收受对方的馈赠,如今若是袖手旁观,心中难安。

“叶长老当初为何加入天山峰,彼此都心知肚明,如今我天山峰解除了危机,长老之位恐怕公子也就不屑一顾了,小女子还是将让他收回的好。”

雀啄说着,言语之意,似乎是要将叶天的权利也收回。

后者怒极反笑。

“当初贵派祖师曾对在下许过便宜行事的权力,那块令牌想必掌门还有印象吧。”

叶天本来想着不过是提些意见也就罢了,可是如今这雀啄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,让他内心颇为不爽。

“祖师爷也不过是一处死去黄土,哪里还能管得了如今的事情?这天山峰自从我接手以来,好不容易扶持至今,现如今那些老顽固自恃辈高,统统都要反抗于我,而叶长老不过是一介随手招揽的长老,莫非也要我看脸色行事?”

雀啄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,看向叶天,面露不善。

“不过是受祖师所托前来管教一番,你们天山峰,能够沦落至此也不是没有道理。原先以为你是例外,可现在看来,与历代掌门并无两样。”

叶天冷漠道。

虽然他不知晓雀啄究竟经历了些什么,变成如此模样,但是他知晓,这模样他很不喜欢。

“那红莺姑娘现在就在我大殿之中,公子还是早些将她带走,从此以后我天山峰与公子就再无瓜葛了,至于祖师爷所托,公子还是忘了吧,天山峰的事情。不必外人插手。”

雀啄脸上的微笑彻底收敛起来,露出冷冽的表情,言语之中也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。

叶天看着她的眼睛,久久之后点头。

“如此也罢,你把红莺叫出来交给我,而后我二人迅速离开此地,从此以后你天山峰是死是活,与叶某再无瓜葛。”

“红莺姑娘如今在大殿之中,你自己去寻就是,替公子照看了那么久,如今去寻个人,莫非还要我亲自带来?”

雀啄如今脸色冷下之后,连正眼都未曾去看叶天一下,只是别过身子。

“好。”

叶天也未废话。

若是雀啄不是掌门,若是与他如此对话的是一名普通弟子亦或者普通长老,恐怕对方便是一介废人了。

而叶天也只是看在先前天山峰祖师对他的馈赠,如此才不与雀啄斤斤计较。

虽然兴许这大殿之中,有不妥之处。

可是以叶天如今修为的自信,他不认为雀啄有什么手段,是可以将他困住。

甚至他有信心能够在这小世界的崩塌之中活下来。

要问及为何,还要多亏了找寻红莺之旅,这一路所遇。

虽然修为没有太过显著的提升,但是叶天感觉自己若是想要突破,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。

直接越过大殿的大门之后,叶天进到其中,发现与先前自己来过一次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“红莺就在她原先的房间内,此刻应当是躺在床上休息,公子自行前去就好。”

雀啄的声音远远地就从大殿之外传来,叶天闻言也不回头,径直向前走去,他还记得,红莺先前所居何地。

当来到红莺的房间门口,叶天就闻到了一阵淡淡的药香味,蓦然间又想起了先前那弟子所说红莺不过是被囚禁在此地,并不是因为受伤。

可是接下来房间内传来两声咳嗽,令叶天不得多想,随即推开房门,一瞬间药香扑面而来。

“谁?”

躺在房间床上的女子听见房门有了动静,遂警惕出声问道。

“是我。”

叶天轻声道,快步却又轻盈地走到床边,当看清了躺在床上女子面容之时,不由有些情绪波动。

面前的红莺可与先前最后所见,乃是天壤之别。

如今眼前这女子面容枯瘦,脸色苍白憔悴,一副病危的模样,但却依稀可看出确是红莺无疑。

“叶大哥这些时日去了哪里?还以为此生就此缘尽,再见不到你一面……”

床上的女子见到叶天面露凝色,而后脸上不禁动容,正说着眼泪就要夺眶而出。

“我见你与雀啄消失不见,当日就去寻了,只是这中途经历过不少磨难,所以耽误了归途,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何变成了如此样子?”

叶天说着,只有两根手指搭在红莺的脉搏之上。

可当他想要仔细感受之时,却蓦然间一愣。

他的直接没有感受到任何触动,红莺的脉象死一般沉寂,连最微弱的跳动都没有。

“叶大哥不要费力气了,如今的我也只是一个活死人。”

红莺没有阻止叶天的动作,但是脸上笑容牵强道。

“你们这一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叶天忍住心中的不平静,尽量用柔和的语气问道。

“此事……说来话长……”

红莺有些犹豫的看了看门口。

“你说,我听。”

叶天挡住她的视线。

后者柔柔一笑。

“此事还要从紫云峰说起,当日里雀啄见我闲着无聊,本意是想带我去紫云峰瞧瞧的,可是未曾想却只来了如此祸端……”

而后就在红莺的话语中,叶天逐渐得知了当初二人所经历的。

原来当日,雀啄带着红莺离开之后直奔到紫云峰,本来原意是想要瞧一瞧那紫云峰上奇异的紫色云雾,是未曾想二人到山顶之后发现了一处山洞,隐隐约约可听见鸟兽之音从内里传来。

而后二人未曾按捺住心中的好奇,一前一后先后进入了山洞,可却并没有发现鸟兽,反倒是洞口被巨石堵住。

那巨石有其奇处,既可吞噬阴魂之力,又可免去灵气之扰,人无奈之下只好继续顺着洞口往下走。

后来就见到了叶天先前所见的景象,那洞口之外有棺椁悬浮,而红缨无意之间发现自己竟可踏足虚空,但是那雀啄想要效仿之时,竟直接跌入了万丈深渊里,而后红莺无奈之下只好向着远方走去。

再接下来就到了迷失平原,只不过她运气较好,未曾遇见迷失者,也未曾遇见其他什么诡异的生物,反倒是在走了许久之后,竟然在迷雾之中遇到了先前本应当跌入万丈深渊的雀啄。

红莺惊喜交加,可是后者却一脸平淡。

而后更是在雀啄的指导之下,二人走出了迷失平原。

只不过,其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,让红莺变成了如此模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