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可能是唯一的办法。”虽说附近还有几个师的友军,可布鲁什科明白那些部队基本只剩下一个番号,要让他们来增援自己,显然是不现实的,因此只能舍近求远,去向马马耶夫岗的索科夫求援:“只要他们能出动一个团,那么工厂里的形势就能得到好转。”

“参谋长,这事说起来简单,可是索科夫上校会出兵支援吗?”若卢杰夫有些迟疑地说道:“要不,我们先把此事向集团军司令部报告,请司令员出面,这样让索科夫上校出兵的几率会更大一些。”

“不行,师长同志,我们的第109团刚刚丢掉了防御阵地。如果我们现在上报,恐怕会受到上级责备的。”布鲁什科得知若卢杰夫打算向司令部报告,连忙劝说他:“我看还是等索科夫上校的部队赶到,收复了失去的阵地后,再向上级报告也不迟。”

“好吧,我的参谋长同志。”对于布鲁什科的提议,若卢杰夫开始思索起来,他觉得把第109团阵地失守的消息告诉崔可夫,恐怕会受到对方的责备,甚至还会直接派人来接替自己的职务,只要阵地夺回来,崔可夫就算知道自己隐瞒了战况,恐怕也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,于是他决定冒冒险,向索科夫求援,先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。“我这就给索科夫上校打电话,希望他不要拒绝我们才好。”

索科夫接到若卢杰夫打来的电话,不禁楞了半晌,心说既然捷尔任斯基工厂的形势如此危急,为什么他们不找崔可夫要援兵,反而来找自己呢?为了搞清楚怎么回事,他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:“若卢杰夫将军,按理说友军的防御地带遇到了危险,我们不能坐视不理。可我们师的防区距离你们太远,就算求援,您也应该找靠近你们的友军,或者直接找集团军司令部啊?”

若卢杰夫听完索科夫的话,苦笑着说:“上校同志,我给您打电话求援,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事情,我的第109团,就是曾经和你们一起在六面街战斗过的那个团,如今几乎已经打光了,他们坚守的阵地也被敌人占领了。如果是他们有兵力实施反击,夺回丢失的阵地,我也不会给您添麻烦。”

“捷尔任斯基工厂里的阵地丢失,那可是了不起的大事。”索科夫权衡了一下利害,觉得自己派兵去增援倒是没什么问题,不过必须让崔可夫知道此事,免得以后有麻烦,便郑重其事地说:“将军同志,我建议您向崔可夫司令员报告此事。在得到他的允许后,我会立即派出部队去增援你们。”

为了防止若卢杰夫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,索科夫挂断电话前,还特意强调说:“将军同志,没有崔可夫司令员的命令,我一兵一卒都不能派给您。您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“明白明白。”若卢杰夫发现索科夫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说话,反而要求自己要把丢失阵地的事情向崔可夫报告,然后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派兵增援自己。不过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他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说:“我会把厂里的情况,向司令员报告的。”

电话挂断之后,站在一旁的西多林对索科夫说:“师长同志,为了守住上级分配给我们的地区,我们的兵力已经太分散了,根本无法抽调力量去救援捷尔任斯基拖拉机厂。”

“拖拉机厂是我国目前最大的坦克生产厂,”没等索科夫说话,伊万诺夫就抢着说道:“一旦被敌人占领,就意味着在很长时间内,我军的坦克生产会陷入产能不足的状况。”

“捷尔任斯基工厂的失守,固然会导致我军坦克的产能不足,但更重要的是,敌人可以以工厂为进攻出发点,顺着伏尔加河南下,夺取马马耶夫岗后方的港口。”索科夫表情严肃地说:“别看进攻马马耶夫岗和工人新村的敌人,被我们打得吓破了胆,不敢轻易发起大规模的进攻。可一旦德军在马马耶夫岗的后方出现,我们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,到时能守几天还是一个未知数。”

长卷发西帽清纯女孩咖啡馆惬意下午茶可爱写真图片

“师长同志,这么说来,您是真的打算给近卫第37师派援军了?”西多林歪着头问:“可是我们哪里能抽调兵力呢?”

“从马马耶夫岗或工人新村抽调兵力,显然是不可能的,”各个防区的兵力分布情况如何,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清楚,索科夫觉得唯一能动用的部队,就是别尔金担任团长的缩编团,如今他们坚守在档案大楼,距离捷尔任斯基工厂步行也不过十分钟的路程。“我看可以让别尔金团长抽调两个连去增援。”

“两个连,人会不会太少了点?”西多林的话刚一出口,立即想起缩编团每个连都有两三百人,连忙改口问:“从别尔金团长那里抽调走两个连,防守档案大楼的部队力量会不会被削弱。”

“我到档案大楼去看过,”索科夫把握十足地回答说:“那里的地形,只要有两个连的兵力就能守住。而缩编团就算抽走两个连,也还有四个连,以及团直属部队,他们完有能力挡住敌人的进攻。”

就在索科夫他们讨论派遣哪支部队,去支援捷尔任斯基工厂时,若卢杰夫已经通过电话,向崔可夫报告了厂区有地段被德军占领的消息。崔可夫听后大吃一惊,连忙问道:“将军同志,你们的阵地丢了有多长时间了?”

若卢杰夫看了一眼手表,回答说:“丢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。”

“什么,丢了一个多小时。”崔可夫气得在桌子上重重地拍了一巴掌,厉声说道:“为什么现在才报告?还有,你们采取了什么应对措施没有?”

“司令员同志,”挨了骂的若卢杰夫苦笑着回答说:“我曾经想指挥部队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,可是我们师的兵力不足,坚守现有的阵地都很勉强,更别说抽调力量去收复阵地了。”

“难道你们就打算眼睁睁地看着德国人在工厂里站稳脚跟,然后再以工厂为进攻出发点,继续去攻击我军其它的防线?!”崔可夫怒不可遏地说:“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司令员同志,不是我不想反击。”若卢杰夫再次陈述自己的困难,“我手里的兵力不足,无法对敌人实施反击,所以才打电话给您,希望能得到帮助。”

“帮助?”崔可夫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手里根本没有任何预备队,怎么帮你们?”

“我知道司令部已经没有了预备队,因此我打算向友军求援。”若卢杰夫谨慎地说道:“希望您能给那支部队下达增援命令。”

“如今保卫工厂的各师损失都非常严重,我到哪里给你找援军……”崔可夫的话刚说到一半,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,便吃惊地问:“你不会是在打索科夫上校的主意吧?”

见崔可夫猜到了自己的意图,若卢杰夫也不隐瞒,他点着头说:“是的,司令员同志,如今兵力相对充足的部队,就只剩下索科夫上校的近卫第41师了。”

“可是,他们要防守的地段很多。”崔可夫为难地说:“我想,他们恐怕也无法抽调力量去增援你们吧。”

“我刚刚给索科夫上校打过电话,”若卢杰夫想到此事无法迈过崔可夫,便索性实话实说:“他说只要您给他下命令,他就会派兵来增援我的。”

“好吧,将军同志。”见若卢杰夫已经和索科夫私下达成了协议,再加上捷尔任斯基工厂的防御,又是刻不容缓,崔可夫决定立即给索科夫打电话,让他立即派兵增援若卢杰夫:“我立即给索科夫上校打电话,让他派兵去增援你们。”